鸭脖 亚博

  • <wbr id="cmeo6"><tbody id="cmeo6"></tbody></wbr>
  • 成長動力

    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心理氧吧 > 成長動力 >

    人間臥底

    作者:胡桂芝 來源:未知 發布時間:2018-11-15 09:33點擊數:

    文/馬良
    我本來應該成長為一個怨毒的人,每個懷才不遇的失敗者都有資格這樣做,但幸好我沒有。如今已經想不起到底是什么拯救了我,只能謝天謝地了,甚至謝謝所有那些無意間狠狠踩過我一腳的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講個故事,有關我失敗的初體驗。17歲那年學校安排去太湖邊寫生,那是個叫楊灣的小村莊,楊灣在上海話里和“陽痿”同音,名字里帶著幾分不詳和尷尬。我們駐扎在一個廢棄的學校改成的招待所,睡得是課桌,吃得是村民大嬸臨時組團湊合著燒出來的盒飯,手藝粗糙但原料都是上等湖鮮,新鮮的銀魚和湖蝦只當咸菜一樣胡亂下飯。一大早我們就出門去湖邊畫畫,面對湖光山色或者舊街村落畫寫生,每天必須完成幾張水粉畫和速寫。晚飯后會聚在一個曾經的運動室里,把作品放在在兩張殘舊的乒乓桌上,由老師點評。這本來也是個挺質樸的學習程序,聽上去甚至有些鄉村生活的田園詩意,但事實上這段時日是我人生里最慘烈的一段記憶,一直忘不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帶隊老師是個三十多歲的青年畫家,寂寂無名卻頗有霸氣,他肌肉發達,黝黑健壯,總是緊鎖眉頭,眼神暴烈茫然,講話時候眼光總是掠過我們的肩頭,直直看著遠方,哪怕我身后只有一堵破墻,不過這是好事兒,本來我也不敢和他對視,他的壞脾氣是出名的。值得一提的還有他的一頭濃密長發,油油地貼著頭皮和他血管暴露的脖子,莽撞披著,沉重地像是戴著有鎖子護甲的武士頭盔,猛回首時發型竟然紋絲不動,單這一點產生的孔武之感,便讓我驚惶不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日光燈蒼白昏暗,乒乓臺上是我們在烈日下戴著草帽鼓搗了一天的收成,密密鋪滿了兩張大桌子,待鋪陳完畢,班長便通知老師過來驗收。他緩緩走進來,房間里鴉雀無聲,他劃了根火柴點起一支煙,根本沒有多看我們任何人一眼,他敞開著襯衫的紐扣,領口處隨著吞云吐霧可見強健的胸肌一起一伏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死死盯著躺在那一堆畫稿里的我的幾個“孩子”,那幾張小畫兒分明在瑟瑟發抖,他緩緩伸出手,用粗壯的手指探向那一張張早先春光燦爛,如今卻面如死灰的畫兒,只輕輕一劃,如同拂去桌上的灰塵一般的輕易,幾張他看不入眼的畫兒的便飛出了乒乓桌的邊緣,墜向深淵,一頭栽在地上,死在塵土里。然后,他堅定的大腳竟一腳踩了上去,是的,他真的踩在了那些畫上。我倉皇轉頭,只見那畫的作者我的某同學正閉上眼睛,輕輕嘆出一口氣。待再扭回頭的一瞬,我的那幾張小畫兒,我的孩子們也正墜向萬劫不復,是“萬劫不復”,這個詞兒并沒有用得太重,我不知道如今你們讀文章的人會怎么感受,那一腳對于當時的我可真是萬箭穿心啊。他的腳踩中我的畫兒的瞬間,我只覺得那些陽光下曾見過的所有美好事物瞬間都黯淡了,我筆下曾經細細流淌的溫情,那些慢慢在紙上堆積起來的熱愛,頓時土崩瓦解一文不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,但只能忍住,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的脆弱和幼稚。低著頭死死盯著那個踏在我心頭上的腳印,眼角余光里那些畫兒,那些紙片還在紛紛揚揚,我根本沒有勇氣再抬頭。桌上最后只留下幾張作品,滿地斷壁殘垣。他走出門前吩咐了一聲,桌上是誰的作品,誰自己釘在墻上。房間里一片安靜,我走上前去撿起自己的畫,其他人也在默默收拾,幾個幸運兒也如同做錯了事一般悄無聲息地拿起那幾張無暇的作品,匆忙慌亂地釘在墻上。遠處村里的土狗們突然狂吠不止。這昏黃的房間如同一座轟炸之后的城市,躑躅在廢墟間的僥幸生還者,唯有以沉默面對被摧毀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從那天起,我一次又一次滿懷希望地奔赴羞辱,在記憶里的那個初春的日子,那個湖邊小村的每個夜晚,我心愛的“孩子”都會在我充血的眼睛的注視下,眼睜睜被處決,無一幸免。我曾經拼命努力想證明自己,反復地撕了畫畫了撕,只差把心血一口噴到畫上,可那只大腳沒有饒恕我,從沒有饒恕過我。烈日下,面對浩淼的大湖我終于一筆也畫不下去了,我想到過退學,也想過要殺了那個每天折磨我的暴君,可我與日俱增的自卑越來越龐大,龐大到成為死死壓住我的陰影,龐大到我最終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失敗。墻上的畫越來越多,我的心傷痕累累,在一個一無所有的少年將全部驕傲都孤擲一處的日子里,屢戰屢敗的我最終只能學習去演一個冷眼旁觀者,滿臉不在乎的樣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事實上不可能不在乎,那么多年過去我還如此清晰地記得這一切。那之后很長一段時間,我不再認真畫畫,痛恨“才華”這個和我無關的詞兒,對未來的職業也充滿了幻滅,在這沒有刻度標準的天平上,這場我看來誰也沒有資格做裁判的博弈里,我再也不愿把自己合盤托出,不敢輕易把熱愛押上去。再后來,下意識開始在其他領域找尋一些自信,喜歡看書寫日記,著迷電影,幻想去學導演,這些不務正業的念頭,如今看來不過是個自信跌到谷底的三流少年,在內心里組織策劃的一場維護尊嚴的反擊罷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再次遇到這位老師,已經是我成為一個所謂“知名藝術家”之后,闊別二十多年的再見并無戲劇性,他從海外歸來,我們寒暄熱絡和所有久別重逢的師生一般無二。說話時候,他的眼睛還是會掠過我的肩頭,怔怔望著遠方,我也想學他,但眼光始終掠不過他如今早已稀松斑白的長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他一定一點兒都不記得那些日子了。那些“楊灣”的日子,對一個少年來說太他媽殘酷了,我曾經以為自己根本無法作為一個冷靜的敘述者來說這個故事,甚至永遠不愿再提起。如今終于坦然,也許是我老了吧,變得不太計較了,愿意和這個世界和自己都保持幾分清醒的距離,也或許只是搞明白了生活的本來面目就是如此,這世上多的是和我一般的盤纏不夠卻志在千里的難兄難弟,到處都是無趣卻運轉有效的規則,大部分的人都苦苦掙扎無法左右自己的命運,你我不過是其中之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想來想去還是要謝謝他,雖然邏輯反常,我也不是受虐狂,但還是要實話實說。真的要謝他,在我青春年少愛追夢一心只想往前飛的年紀,給我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課:怎樣成為一個LOSER,在這個遍地悲傷LOSER的世界,我當仁不讓地成了一個資深人士。不同的是,如今的我不再悲傷,無論成為釘在墻上供人觀瞻的成功人士,或是被淘汰出局的旁觀者,都泰然處之。我終于明白,一個真正成功的LOSER必須是不動聲色的,活在世間,像個臥底。
    (責任編輯:胡桂芝)
    鸭脖 亚博
    友情链接:安徽福彩网 山东体彩网 鸿运棋牌